英超媒战:弗格森敢封杀“央视” 双德各有写手暗较劲

  傍棵大树好乘凉

  在维亚利和马尔科蒂合著的《英意比较学》一书中,有一章专门讲到媒体。早年,媒体和球会关系简单,前者要蹭后者的星光增加发行量,后者很乐意前者为自己做免费广告。进入信息时代,媒体和球会之间关系开始倾斜。类似曼联和阿森纳这类,已无需看媒体脸色行事,英超四强各自都开辟了电视频道,他们可以不要舰队街,但舰队街决不能没了他们,曼联作为英格兰最大的俱乐部,鲁尼抽支烟,撒泡尿,都能让媒体忙几天。

  爵爷敢封杀“央视”

  现在四强变成了六国,还是南北各三家,想想曼彻斯特、利物浦和伦敦的报纸和电台会陷入怎样的疯狂。要挖到内幕,抢到头条还不得罪球会,和球员教练混得不熟绝无可能。很多英国媒体的头牌记者,都和大俱乐部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,否则他们无法第一时间抢到猛料。从他们的文章中,你大致能猜到他们和哪些大腕有一腿,大牌球员乐意让哪几位笔杆子撑腰。

  如果不巧阁下服务《曼城晚报》,开罪了曼联,恭喜你,弗格森会让你夜夜噩梦,冷汗涔涔。早几年这家报纸的记者不信邪,偏要捋虎须问弗格森关于贝克汉姆离队的问题,老爷子勃然大怒,狠狠问候了在座老记们的爹妈之后,拂袖而去,至今拒绝在赛后和平面媒体交流。BBC也不信邪,拍了部揭黑纪录片,挖的是弗家三公子作经纪人中饱私囊的内幕,这下连BBC也上了黑名单被弗爵封杀了,那相当于中超哪位主帅封杀央五啊。BBC图一时之快,害得这么些年大家只看到奎罗斯和费兰出镜。

  一般而言,弗格森也能体谅媒体的苦处,不会做得太绝。如果作为曼彻斯特当地的媒体,居然被曼联封杀了,你真要好好问问自己:为什么呢?要接近曼联实在太难了,不单是地方媒体,就是全国性的报纸要找曼联约个谁的专访,都要有成为望夫石的恒心。曼联哪家报纸的面子都不给,但哪家报纸都不敢怠慢老特拉福德。有机会进入老特拉福德采访,是体育记者的福分,一定要小心行事。弗格森轻易不让弟子们接受专访,数数发行量很大的几份报纸,曼联球员寥寥可数,只有有了一定地位,管得住自己嘴巴,才有机会。比如现在胡子拉碴的吉格斯,和说话八面玲珑的费迪南德,弗格森不大会拦着。

  几年前费迪南德错过药检被禁赛,《太阳报》很卖力地为他辩护,当时只有该报的肖恩·科斯蒂斯能做费迪南德专访。该报有两个科斯蒂斯,是兄弟,大的是尼尔,肖恩是那个胖子,俩都是纽卡斯尔人,和“喜鹊”上下混得烂熟。哪天看到希勒说了一大篇,九成是这哥俩中的一个干的。谁不想采访鲁尼?这连曼联都没辙,接近鲁尼的办法是找他的经纪人斯特列福,胖子斯特列福和鲁家关系很铁,一来他为鲁尼找到了很多金额巨大的赞助合约,二来他人脉很广,鲁尼不惜将收入曝光,也要维护斯胖子不吃官司。

  红蓝名记打对台

  干足球媒体这一行,十有八九是西汉姆或者热刺的球迷,这和在伦敦叫辆出租车,司机九成是热刺球迷一个道理。最出名的西汉姆球迷记者,也是个胖子,《每日邮报》的专栏作家马丁·塞缪尔,这哥们原来是《泰晤士报》的,被《邮报》重金挖了去,年薪高达25万英镑。世界杯遇到此公,发现他胳膊上了石膏板,不知什么地方摔了。他出没的地方多半和兰帕德有关。兰帕德一家是西汉姆球迷,尽管弗兰克很招铁锤们痛恨,但不影响塞缪尔和他,以及老兰帕德是死党。

  兰帕德有点什么事,塞缪尔一定是第一个知道,塞胖子也很为兰家卖力,每次兰帕德代表英格兰踢得很烂,塞缪尔就不惜笔墨,为他贴金,甚至不惜和同行打笔仗。德国世界杯后,球迷嘲讽兰帕德只有折射的本事,塞缪尔特意写了一个整版,为折射王呐喊。友情提醒:下个月英格兰出征欧洲杯预选赛,届时大家会看到塞缪尔妙笔生花,为折射王作一个大专访。爱屋及乌,塞缪尔和特里也混得很熟,世界杯特里奋不顾身作了一回人肉鱼雷,经他讴歌,全体舰队街跟着起哄,将一个连亚当斯都没出过的洋相,阿谀成了英格兰斗犬精神的化身。

  塞缪尔和谁打笔仗?那要看兰帕德和谁过不去。和兰帕德争的只有杰拉德,那么力挺杰拉德的就是塞胖子的对头。这人就是《电讯报》的头牌亨利·温特。温特声称哪个队的球迷也不是,但据同行透露,他和利物浦关系极好,尤其是和达格利什很熟。《电讯报》的评论员都是谁?阿兰·汉森!那是达格利什的铁哥们,当初达格利什为了力挺汉森,竟然谢绝了弗格森邀他参加1986世界杯。

  温特只是为杰拉德呐喊,《泰晤士报》的埃文斯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红军球迷,手下也是利物浦拥趸,和《独立报》体育部是阿森纳球迷的天下一回事。最近利物浦收购沸沸扬扬,多亏这位老兄推波助澜,他恨死了两位美国佬,力挺贝尼特斯。前赛季利物浦和曼联争冠,贝尼特斯痛斥弗格森黑帮,就是埃文斯的主意。上赛季埃文斯不惜借用公器,专门做了两期利物浦的专访,为贝尼特斯歌功颂德,最后还是没保住贝尼特斯的帅位。

<!–

  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